民國盜墓往事
民國盜墓往事
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

第三章 火燒曹家樓

這一下子,不止是來占便宜的那些人,就連我自己都傻了眼。當下,那些占便宜的也都散了,最后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,我遠方的堂叔沈連城(按輩分我應該叫一聲三叔,托我的福,他也算和二郎爺倫上把兄弟了)找上門來,和我談了半天之后,給了他一條出路:“沒了師父,你自己一個孩子管一個廟(觀)也不是辦法,這樣,你把廟(觀)產租給叔。叔再給你添上點,你去縣里上學得了。叔也不指望你能有多大的學問,等你學成了回來幫著你叔管管這家業。”

沈連城是前清的舉人,幾輩子都是方圓百里的首富。雖然家產比不上天津的李道林,不過也看不上這點觀產。于是我千恩萬謝的答應了沈老爺。準備了幾天之后,便去了縣里念了小學。

說起來我也是給沈連城長臉,先是在縣里的學堂適應了半年之后,竟然跟上了學校里的節奏。一晃又是幾年過去,沈連城看我還是個學習的材料,又花錢讓我去北平讀了高中。

也是不負沈連城的厚望,高中畢業我便考入了北平洋人開辦的輔仁大學。也就是在剛剛開學的第一年,我惹了一場大禍……

當時正值一戰結束,摘取勝利果實的巴黎和會傳回來消息,德國在山東的特權都讓給了日本。聽到這個之后,北平老百姓們都炸了營。不是說大家都是戰勝國嗎?臭不要臉的!怎么戰勝國開始欺負起來戰勝國了……

中國人都是熱血的,知道國家要簽訂這樣喪權辱國的協議之后,大家自發組織起來,紛紛走到大街上游行。當時群情激憤,我被指派去火燒外交總長曹汝霖的府宅。

分配任務的時候,不知道怎么我竟然聽岔劈了。把曹汝霖居住的趙家樓聽成了曹家樓。當時正熱血上涌也沒有多想,最后一把火將街對面百貨公司曹經理他們家點了。看著大火燒起來的時候,我心里還在想,你一個百貨公司的經理賣什么國……

當時雖然抓了幾千名人,不過礙于各方面的壓力,最后還是將他們都放了出來。不過北洋政府這口氣出不來,把我通緝了。

北平是待不下去了,我只能問同學借了幾塊大洋,連夜坐著火車逃出了北平。想著先回老家避避風頭,大學是念不下去了,等著過了這一陣風平浪靜之后,看看能不能改名換姓找個營生謀生。

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,原本打算在車站附近住一宿,第二天天亮在回家的。不過在車站看到了自己的通緝令之后,我改了主意。花了五毛錢連夜雇了一架獨輪車,花了大半夜的時間,這才終于在天亮之后趕到了我老家沈家堡附近。

眼看著還有十里多地就要回家的時候,突然看到從沈家堡的方向開出來兩輛日本造的黃皮子大卡車。這玩意兒在當地也算是稀罕物了,有人一輩子都沒有見過大卡車。

就在我打算讓車老板停車躲躲的時候,兩輛卡車突然停下,從第一輛卡車上面跳下來一個穿著奉軍軍服的軍官。他跳下來的同時,已經從槍套里掏出了手槍,指著我吼道:“小癟犢子……站那別動!敢亂動的話老子送你回老家!”

完了,這才幾天,北洋政府已經派人來東北拿我了嗎?不是說東三省是張作霖的地盤嗎?怎么張大帥也開始和徐世昌穿一條褲子了?不過你說不動我就不動了?一動不動是王八……

整個五四大游行最后就我一個人被通緝了,被你們逮到還能有好果子吃?當下我急忙從獨輪車上跳了下來,也顧不上那些行李了,當下轉身撒丫子向著身后的高粱地跑了下去,仗著道路熟悉,只要我能鉆進這玉米地里,就可以逃出生天了。

不過我還是想的簡單了,還沒等跑出去幾步,身后突然響起來“啪!”的一聲槍響,與此同時,我的耳邊響起來一陣破風之聲,子彈貼著我的耳朵飛了過去。真敢開槍啊……

當下我不敢亂動,雙手抱頭趴在了地上大聲喊道:“別開槍……我就是個過路的,不是你們要抓的沈煉!老總給條活路啊……我叔叔就是沈家堡的沈連城,你們去問問他,我是他親侄子,不是壞人……”

好容易從北平逃了回來,可別糊里糊涂的死在家門口。原本我在呂老道那里也學了一點拳腳功夫,對付三兩個人還有富裕,可是對方是拿著槍的大兵。功夫再好也不是子彈的對手。

就在我大喊大叫的時候,又從卡車上跳下來幾個當兵的。他們跑過來之后對著我一頓拳打腳踢,打了一陣之后,將我從地上提了起來。隨后推推搡搡的押到了卡車旁邊。

這時候,又有一個膀大腰圓的軍官下了卡車。看了我一眼身上的打扮之后,說道:“媽了個蛋,這就是個洋學生嘛,誰說是綹子的坐探的?嚇老子這一跳,那個誰,拖到高粱地里斃了吧……”

開始聽他說的,還以為這就算逃出生天了。沒有想到這句話說完,我半個身子已經卡在鬼門關了。看著過來兩個當兵的拖著我就往高粱地里拉,嚇得我扯著嗓子大聲叫道:“老總……老總!你聽我說,我就是沈家堡當地人。我叔叔沈連城是大財主,你讓他花錢贖了我......”

我的話還沒有說完,從第二輛卡車的車棚里面跳下來個人。這人一溜小跑過來,看清了我的相貌之后,拉著軍官的胳膊說道:“郎團長,別難為孩子,這是我本家侄子沈煉。可不是下山的胡子。”

這聲音不就是我三叔沈連城嘛?我回頭的時候,他已經走到了我的跟前。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拉我的士兵,隨后陪著笑臉繼續對軍官說道:“論起來這孩子比我可熟蛤蟆嘴,您留他一條小命……沈煉!你還不滾起來給軍爺們帶路嗎……”

聽了沈連城的話,軍官瞇縫著眼睛看了看我,說道:“你去過蛤蟆嘴?上面熟悉嗎?”

這時候別說蛤蟆嘴了,就是龍口虎嘴該走也要走一趟了。當下我急忙說道:“蛤蟆嘴嘛,整個沈家堡就數我最熟了。不是跟長官你吹,七歲的時候,我就在蛤蟆嘴里面睡過覺……”

“你小子別吹,到了蛤蟆嘴找不到東南西北的話,老子一樣槍斃了你。”對著我說完之后,軍官對著身邊的士兵繼續說道:“帶著這小兔崽子,路上他要是耍什么花樣,直接一槍斃了。”

聽了軍官的話之后,我終于被拽了起來。隨后稀里糊涂的跟著沈連城上了后面一輛卡車,路上回頭看去才發現,剛才趁亂的時候,車老板已經逃進了高粱地里。我這死去活來的竟然給他創造了逃走的機會……

跟著沈連城進了車廂之后,才發現這里竟然還有一聲熟人。沈家堡靠著打獵、挖草藥為生的趙老蔫巴也在車上,比我大二十來歲,因為家里實在太窮,又不是沈家的人。過了四十還沒有找到媳婦。也算是遠近的老光棍了。

看見我上車之后,老趙蔫頭搭腦的看了我一眼,慢悠悠的說道:“來了……”

“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,就別瞎客氣了。”沈連城沒好氣的看了趙老蔫巴一眼,隨后嘆了口氣,對著我說道:“大侄子,你不好好在北平念書,跑回來做什么?這下好了,我和老蔫巴搭上去不說,還把你也連累了……你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爹——你二叔可怎么辦?”

“他不是還有個老二嗎?老了有我們家老二侍候,用不著我這個侄子瞎操心叔,他們家的事情,我們就別費心了。”擔心沈連城繼續詢問北平的事情,我急忙岔開了話題:“別說我二叔家的事了,這些當兵的是怎么回事?聽那個當官的意思,怎么還要上蛤蟆嘴?叔,不是我多嘴,你是沈家堡的當家,蛤蟆嘴怎么回事你們老輩人最清楚了,從有沈家堡那天開始,立下的規矩那個地方就不是人能去的。”

剛才一心想要活命,別說蛤蟆嘴了,就是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也要去一趟。現在冷靜了下來,心里也明白過來,剛才那個當官的是要去蛤蟆嘴吧……

  • 加入書架
  • 目錄
  • A+
  • A-
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