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刑者
執刑者
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
自動購買下一章
打賞

第二十八章:詢問陳東

聽到這個消息,林宥的心頓起疑,陳東身上的嫌疑越多,他想要調查下去的心情越急切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林宥剛要掛斷電話,喬楠又來了一句:“剛才云隊調查了李琪的人際關系網,意外發現他和王露是高中同學,曾經還喜歡過王露。大學畢業后,王露的父親王海文還撮合過這倆人,可惜那時候王露和王佳已經好上了,不知道這個是不是誘因。”

如此說來,王佳應當早就知道李琪和王露之間微妙的關系,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在李琪公司上班?反之,李琪明擺著知道自己心上人和王佳的關系,又怎么可能讓他相安無事在這里工作這么久?這倆人彼此之間都心知肚明,卻又維持著這樣的關系,可見這里面也一定存有另外的隱情。

陳東的嫌疑逐漸放大,他和珍妮蘇是害死劉云光的最大嫌疑人,對于王佳的死,李琪的嫌疑也不能完全洗脫,這倆人都有相應的對等點。可即便是這樣,林宥依然不能放棄調查這一切都是“戲命師”所為,畢竟在案發現場他找到了戲命師留下的紙條。

甚至,林宥已經開始搞不清楚,究竟是應當放棄現有的嫌疑人去調查戲命師,還是放棄戲命師按照線索去勘察……

掛斷了電話,林宥陷入了沉思。

姚風闌見他不說話,也坐下來,開導道:“林師兄,你不會又陷入死胡同了吧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林宥費解地抬起頭。

“你忘了?上學那會兒你就喜歡鉆牛角尖,什么事兒都要較真兒尋找最完美的答案,不過也是因為這個,教授才更喜歡你吧?”姚風闌酸溜溜地撇著嘴說道,“不過你總有你的道理,憑著感覺去做,總會找到你想要的答案。”

林宥一揮手,從沙發站站起來,沒說一句“再見”,轉身離開。

門外細雨如絲,林宥坐在車上,把車窗敞開了一條縫兒,冷風陣陣從外面吹進來,讓他的頭腦清醒了許多。

電話響起,林宥按下免提鍵,齊凱焦急地問著:“林隊,陳東帶回來了,你什么時候回來,難不成你打算讓我審他?”

“我已經到樓下了,等我兩分鐘,你們先做準備工作。”林宥一腳急剎車,把車停靠在了車位上,急匆匆走進大樓……

專案組審訊室,齊凱拖延時間地翻看著手里的文件,上下打量著坐在對面不以為然的陳東。

他梗著脖子,似乎并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還以為只是普通的詢問。

“你和劉云光什么關系?”

“老板和員工的關系。”陳東一撇嘴,眼神躲閃開齊凱的目光,“你們都問過了。”

齊凱合上了文件,知道從劉云光入手無法打開突破口,調轉話鋒說道:“那咱們就聊點別的,比如說……你的未婚妻。”

“珍妮?”陳東臉色一變,頓時緊張起來,馬上又笑了笑,“我倆下個月就要結婚了,她有什么好聊的?”

“是嗎?”齊凱面不改色,用手指不斷地敲著桌面,吸引著陳東的注意力,“那就說說一年前公司年會之后發生的事,你應當不會忘吧?”

聽到這句話,陳東的臉色頓時掛不住了,笑容頓失,愣在那里并沒有回答問題。

觀察室里的張若一撇著嘴,林宥推門從外面走進來。

“陳東還是不是男人啊,都被綠了還這么淡定!真是不像話,我一個女人都沒有辦法淡定!”張若一冷哼著,“要我說,就是他弄死了劉云光!”

“你懂什么!這叫隱忍!”喬楠湊過來悄咪咪地說著,“千年王八萬年龜,才當一年的王八,他不虧!”

“屁!”張若一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喬楠,“林隊,這男人也太慫了吧?”

林宥沒說話,他倆也相繼安靜下來,繼續觀望陳東的反應。

“如實回答,不能隱瞞事實真相,這是每個公民應當配合我們警察的責任。”齊凱不急不慢地說道,“當然,我們也會為你提供的信息進行保密,絕對不會外泄。”

陳東極力地掩飾著自己已經崩潰的情緒,他的拳頭攥緊又松開,再次攥緊,臉上閃過了憤怒、悲愴、氣憤、心疼的情緒,最終全部定格在了一個尷尬笑容的表情上。

“去年年會過后嘛……”陳東頓了一下,抬起頭看著齊凱的臉,目光堅定地說道,“我抽中了一份大獎。”大家都聽得出來陳東話外所指。

“是什么呢?”齊凱追問下去,“電視?洗衣機?新款iPhone?”

“不,都不是!”陳東收斂了尷尬的笑容,“我收到了一封信,信利夾著一張一百萬的支票!”

“呦呵,這還真是大獎!”齊凱臉上露出了羨慕的神色,“那……你應當知道是誰給你的錢吧?”

“劉云光。”陳東這次沒有掩飾。

“他的公司一直都處于虧空的狀態,怎么會有這么多錢給你?而且,他為什么給你錢?”齊凱追問下去,當然他已經猜到了陳東的答案。

陳東沉默了,似乎不太想要提起其中的“原因”。

“那你和我說說信里面的內容吧!”齊凱繼續逼問,“我相信,你一定把信的原件還留著,要不然給我們提供一下如何?”

齊凱一而再再而三地觸碰著陳東心內深處的底線,他的頭深深地埋在了胸口,沉默不語就是他此時最好的答案。

“你也知道,劉云光死了,你和他之間的事情不止因為錢,不把事情說清楚……”齊凱言外之意已經很明確了,陳東當然明白他自己現在的處境。

他猛然抬起頭,直勾勾地盯著齊凱,緩緩說道:“因為他強奸了我女朋友!”

“那你的意思,這是劉云光給你的封口費?”

“算是吧……”陳東垂下了頭,算是默認。

“因為收了錢,所以沒有選擇報警?”

陳東默默點點頭。

“既然一年前都選擇了沉默,為什么一年后對他又起了殺心?”

“我沒有!”陳東猛然抬起頭,拳頭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,“他的死和我沒關系!”

  • 加入書架
  • 目錄
  • A+
  • A-
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